4493 4503

最具影响力的买手店Colette关店 中国买手店何去何从?

2019/07/08

一切美好的事物都终将结束?



      时尚界最具影响力的买手店Colette将于今日正式关闭,这家享誉全球传奇买手店的关店,意味着改变了世界时尚之都巴黎的零售业一个品牌概念店时代的终结。



      创始人Colette Rousseaux在她60多岁的年纪选择了退休。这个消息半年前一出,立马震惊行业并引发了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让Colette选择了关店?甚至选择在即将进入第三十年的关键时刻。



      宣布关闭时,在该公司的新闻稿中说到:“一切美好的事物都终将结束。”并表示,Colette需要它的创始人,但Colette Roussaux现在想要好好享受人生,如果没有Colette女士,也就没有Colette这家店。


      如果说Colette的关店仅仅因为创始人的退休,那么开业近三年的米兰精品买手店10 Corso Como位于北京SKP四层的店铺,已于今年初的2月14日正式结业关闭,仅保留了一楼的咖啡厅——这同样值得深思。


- 10 Corso Como北京SKP店铺零售区域


      10 Corso Como是曾担任意大利版VOGUE、ELLE主编CarlaSozzani于1991年在米兰创办的集时装、艺术画廊、餐饮的一体化店铺。


      2013年,赫基国际集团作为投资方将10Corso Como引入上海,次年11月进驻北京SKP。相对多层独栋建筑的上海店铺,10 Corso Como北京SKP店铺规模较小,主要销售精选女装成衣及配饰、美容护肤等生活方式类产品以及咖啡厅。



      几年来,10 Corso Como中国管理层频繁换血,直接导致了10 Corso Como在中国商业运作和策略缺乏统一性和连贯性。据悉,今年10Corso Como北京SKP的关闭也并非创始人CarlaSozzani所愿,而是赫基集团考虑到自身的上市计划,急于清理旗下的不良资产。


      此外,欧洲百货公司多为买手制,百货的买手办公室深知自己是谁,TargetConsumer是谁,为谁而买货,买什么货能满足用户需求,从而整体打造出独特的风格与体验。中国百货是地产招商制,落户商铺都是二房东,商场硬性考核标准就是坪效,市场推广往往也只是打折促销,使得店铺对自身情境和体验有一定局限性。这大概也是10 Corso Como在北京水土不服的部分原因。


我们才刚刚开始。


      因为上一段提及的原因,以及商业授权、市场宣传、竞争优势等多种因素的制约,从20世纪初的连卡佛把买手制带入中国开始,中国买手店的商业模式迄今为止还在不断摸索之中。但如论如何,买手店的开店数量从2013年的不足100家,到今年底3000多家,增长数量是十分惊人的。


“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吗?不,我们才刚刚开始。”

                              ——北野武《坏孩子的天空》


以下将为您呈现2017买手店数据报告——

以下统计来源于CHIC的合作方TUDOO买手店数据库,取样于983家买手店



2017买手店数量分布全国排行

1、上海  2、北京  3、成都   4、广州       5、深圳

6、香港  7、武汉  8、重庆   9、南京/杭州   10、长沙


      中国一线城市依然占据买手店分布的TOP5,而成都、重庆集聚了西南部的高端购物需求,商业活跃度较高,不但成为更多一线奢侈品牌的落户选择,在2017年的买手市场亦有着更加突出的表现力。此外,华东地区的南京、杭州,华中地区的武汉、长沙,也在二线城市中长期居于佼佼者地位。


      西北地区,则依然处于买手行业处女地。不过在“一带一路”的政策影响下,我们大胆预测它在未来三年的机遇将大于挑战。


-规模面积统计-



      500平米以内的中小型规模面积是目前国内买手店的主流,大型买手店由于要直接面对租金、人力等成本风险,依然保守。此外,连锁型买手店则在2017年有上升趋势,这说明了买手店本身也在走品牌化战略。买手店规模将进一步加速分化。


-商业类型-



      在买手店类别方面,多品牌集合店和独立买手店依然占有强势的市场份额。但值得关注的是,电商型买手店,也相较去年有了更迅猛的增长变化。这说明中国电商消费的触点趋于多元化,低廉、快捷不再是线上商品产生购买的唯一因素。


-选址及定位统计-



      独立型街店目前成为了国内买手店最大的选址形态。这是由于国内做外贸批发起家的街店受到了电商的持续冲击,为了与电商产品差异化竞争以及提高产品附加值,这批传统街店也在向买手店的形态进行加速转型。


-海内外品牌选择-



      国际与国内设计师品牌的混合呈现依然是国内买手店的主要业态,这说明了国内消费者对多种渠道的需求。纯正的国际品牌或中国设计师品牌买手店则各占31%和17%——尽管目前在国内有像“栋梁”这种风格与发展相对成熟、专注于支持本土设计师的买手店,但从整体市场来看,当国内顾客面对越来越多的消费选择与国际旅游,依然不愿为中国设计师全然买单。


-产品合作模式-



      寄售+买断的合作模式以绝对优势占据了主要位置,这取决于买手店本身的商品组合,也取决于设计师品牌是否独有和强势。纯买断的几率依然非常低,这在单方面降低了买手店的销售库存风险。


-时尚品类统计-



      服装与生活方式类占比与去年基本相同,鞋包、配饰有轻微上升趋势,尤其是兼具风格与实用的鞋包和简洁风格的饰品。


-服装风格统计-



      既具设计风格又不乏实穿性的通勤女装,曾几何时一直占据买手店主流风格。但在2017年,街头化、运动化、潮牌......比去年上升幅度高达36%,优雅通勤和轻奢风格均比去年比重跌落一半以上。当下,如何年轻化正在成为一个重大挑战,年轻不再是一种状态,而是一种生活方式。这也是运动潮牌与时装混搭如此风靡的原因之一!


      结合以上数据可见,即使在Colette的最后一天看中国买手店,也完全没有必要唱衰这个行业。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买手店带来的除了个性化的品牌和商品,还有独特的线下体验感,这是传统专卖店和电商代替不了的。不可否认直到今天,国内买手店良莠不齐,国内的百货业态和招商模式也不能全然满足新零售时代的需求。但作为买手店核心的专业买手,能理性读懂趋势、品牌和数据,和靠直觉选款、做出风格同等重要。互联网、智能设备和大数据亦都能增强买手决策的准确性。此外,须以国内外同行为前车之鉴,积极融合线下实体+线上O2O模式,并利用Showroom供应链、内容平台、公关宣传等多元化工具提高业态生命力。


现在即未来!


      我们在今天除了跟Colette说再见,还可以跟全球其他的成功买手店学到什么?


Dover Street Market



      提到展览式的店铺,川久保玲自然算是最早实现此理念的先锋。2004年,川久保玲将“艺术结合时尚”的实验态度带去伦敦,打造了复合买手店Dover Street Market,艺术、时尚、建筑、设计、美食都被融合在前卫的现代店铺之中。2013年又将DSM带去曼哈顿,并邀请艺术家在公共空间自由创作装置艺术品。时尚界称DSM是时尚行业的MOMA!


      - 艺术家Simone Rocha在伦敦DSM的装置作品“花朵与汽车”


      “我想打造一个市场,聚集各个领域、合式各样的创意人,相互碰撞和激励,营造出美丽的混沌氛围,这里混杂着截然不同却带有强烈个人视野的艺术家们。” 川久保玲如是说。


      - J.W.ANDERSON区域打造了一个充满童趣的虚拟游乐场,成衣和手袋被陈列在滑梯上


      - Dior前任掌门人Raf Simons的个人同名男装品牌,风格更加自由前卫


      - 潮牌Supreme在纽约DSM的售卖区域


      - Prada 则被装入艺术魔盒,墙上壁画来自街头艺术家Gabriel Specter


      - BLACK COMME des GARÇONS展示区的天花板由川久保玲亲自设计


      Paul Smith


      - 2005年开业后,这个5000平面英尺的“粉色盒子”成为洛杉矶Melrose大街的地标,它由Paul Smith亲自设计,配色灵感来自墨西哥建筑大师路易斯·巴拉甘


      Paul Smith每年都珍藏海量书籍、画册、黑胶、古董等艺术品,如今他遍布全球的300家店铺,除了陈列服装,也是设计师半个多世纪来个人藏品的展览空间。从外部看上去,每间店铺都拥有设计水准极高的建筑装潢设计,让人过目难忘,并诞生了几幢风靡Instagram的网红地标。


      - 位于首尔江南的旗舰店,曲线勾勒出的独栋白色壳状建筑,店内还陈列60年代古董家具


      热爱跨界的Paul Smith,根据不同国家的风貌,力图让每家门店都能汲取当地美学语言,展现品牌多元化的设计。他亲自挑选与时装搭配的艺术品,每间店铺都有鲜明风格。


      - 面积不是问题,Paul Smith在伦敦3*3的空间里打造了一片展示自己私人趣味的卖场


      - 日本六本木的23米艺术墙上,挂着272件Paul Smith亲自挑选的海报、唱片、明星片


      Acne Studio


      

      - 位于哥伦比亚大厦的Acne Studio,店内展出比利时艺术家Carsten Holler的蘑菇雕塑


      Acne Studio在成为“极简时髦”代名词之前,最初是一个来自瑞典的多元化创意团队,涵盖了平面设计、电影、时装、动画等创意范畴。创始人兼创意总监Jonny Johansson深受Andy Warhol和Keith Haring的艺术影响,想极力营造一种“安迪·沃霍尔工厂”式的工作氛围。


  

      - Acne Studio哥本哈根总部,少见地使用大面积红色作为主色调


      如今Acne Studio店铺分布于全球20多个城市,每间店铺都是一个当代室内设计范本。它们都贴有Acne Studio式极简标签,却并不雷同。服装造型与差异化的空间形式融为一体,克制而富有余味。


      - 伦敦店的温柔粉色与冷峻的工业基调形成迷人的反差


- 首尔店像一个半透明的巨型灯箱


Alexander Wang


 - 早年没有信号的电视显示屏幕


      深谙时尚圈生存法则的Alexander Wang,自2015年从Balenciaga离任后把同名的个人品牌经营得风声水起。正如他所言“每天都想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在一天结束之前必须卖掉你的衣服”,王大仁总能让设计和商业得到平衡。


      - 模拟化的虚拟拳击比赛


      2011年,Alexander Wang在纽约开设了第一家旗舰店,装潢是他与室内设计好友Ryan Korban共同完成。黑色笼子是店中最为瞩目的艺术装置,笼中展品则根据每季的产品概念而变化,每次顾客进来都会看到全新的风貌。


      - 2015年圣诞节的特别装置


      - 与冲浪品牌HAYDENSHAPES跨界系列的特别装置


      如何开启未来?对于选择越来越多、眼光越来越挑剔的购买者而言,一个好的买手店,尤其是实体型买手店,早就不再是店铺本身,它应该是商品与文化、创意与体验的直观呈现。2017年在中国,平台化的经营与服务方式、差异化的卖点和具有国际观的买手团队,是成就一家成功买手店的关键因素!

(文章来源:TUDOO《从Colette的关店到中国买手店现状》)




      ⊙文章版权归【CHIC】所有,转载请在公众号留言。



  • QQ
  • 微信
  • 微博

更多推荐